新聞週刊丨夕陽裏的12個瞬間

2021-02-22 06:11 大眾報業·半島網閲讀 (127211) 掃描到手機

半島全媒體記者 李百明

相親角,一個充滿奇幻的地方。在這裏,記者似乎遇到了全世界的悲歡。理性的數據,終究替代不了感性的故事。人與人的相逢,故事與故事的碰撞,也許更能展示黃昏戀的全貌。

下面這12個瞬間,或許不那麼美好,有的稍顯晦暗,但都不要緊,勇於徵婚的老人,都是美好生活的奮鬥者,穿越這些晦暗,才能抵達幸福的彼岸。

表白

青島的相親角,無論是海泊河公園還是匯泉廣場,皆是熱鬧所在,但也可能是最孤獨的地方。多數老人在為子女的終身大事奔忙,但也有老人渴望在此找到共度夕陽的另一半。

靠樹的長椅上,坐着一位穿着打眼的女士,她戴着棕色貝雷帽,穿着高跟長筒靴,身材氣質這塊兒,拿捏到位,每隔十來分鐘就會坐過來一個大爺搭訕。

“妹妹,給自己找對象的吧?我看你長得不錯,挺喜歡你的。”

“我做飯就是好吃,有二級廚師證,平時也喜歡做。咱倆在一塊,啥也不用你幹,捨得讓你擇個菜,就不錯了。”

“我吧,就一樣,疼媳婦……咱到人少的地方遛遛?”

“我退休金每月6000多(元),身體啥毛病沒有,啥零件都好使……”大爺話語裏帶着點俏皮。

年輕人談情説愛,喜歡欲説還休的彎彎繞,老人們追愛就直接多了,畢竟留給他們的時間,也許真的不那麼多了。

牽線

距離相親角不遠的石階上,對坐着兩位大姨,手裏攤着小本本,上面記滿徵婚老頭的資料,後面打着對勾、差號和三角。

年齡稍長的大姨正在打電話,直接開門見山,給磨不開面兒的姐妹牽線:“大兄弟,不瞞你説,我有個小姐妹看好你了……”

“她61歲,你65歲;她閨女在北京,你兒子在英國……都沒負擔,都需要個伴兒,以後一起旅旅遊、做做飯,多好!”

“這個小姐妹現在就坐在我旁邊,顯年輕,勤快能幹……大姐我都快70歲的人了,不能騙你。”

“我就問問你,介不介意不是本地人啊?”確認對方沒意見,大姨趁熱打鐵:“別磨唧了,今天下午滄口公園見面。”

掛了電話,大姨甚是滿意:“這個老頭行,連微信好友還都不會加,至少説明不花心。”在一些人看來,來相親角徵婚的老年人,哪個不是閲人無數啊。

衝突

相親角入口,突然一陣喧鬧。兩個大爺被一位女士堵住。這位女士打扮頗為入時,身材高挑,面容也算姣好,在中老年相親市場上絕對搶手。但是仔細端詳,還是能看出時間留下的痕跡,也得小60歲了。

“你倆為啥在羣裏罵我?難聽的話我不計較了,但是會永遠記住!”

“就我這個身材,這個長相,咋就不能要求對方年入十萬了?怎麼就賤了?”

“我自己的退休金還四五千呢,你自己窮酸,別怪別人要求高。”

“今天,我不怎麼着你們,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,也祝你們幸福……”

記者聽明白了大意,該女士在徵婚羣貼出徵婚條件,要求男方須年入十萬,倆大叔認為是“漫天要價”,進而在言語上攻擊女士,沒想到低頭不見抬頭見,三個人轉天在相親角遇上了。

老人何必為難老人。談情説愛,討“價”還“價”,外人沒有必要指手畫腳。

規則

子女年輕時搞對象,父母們説三道四。如今父母老來徵婚,又輪到子女們推三阻四。在徵婚市場“蹲”久了,記者也隱約摸清點潛規則,例如:喪偶的不願找離異的,有閨女的不願找有兒的。

“王哥呢?可有日子沒見着他了。”

“嘿嘿,別提了。前一陣子,聽説他噶夥了個老太太,人家兒子死活不同意,認為自個媽被佔了便宜,動手把老王打了。”

“重倒不重,就是打車、吃飯、出去旅遊……老王沒少在老太太身上搭錢,這回賠了夫人又折兵啊。”

“本來就是你情我願的事兒,怎麼能這樣!”幾個人邊説邊搖頭。

短短几句對話,揭開了老年徵婚的“潛規則”,找對象,沒人願找有兒子的,有閨女還湊合,單身一個人最好不過。當為子女操心了大半輩子的老人,準備享受最後屬於自己的人生時,年輕人為何不寬容一點?

條件

樹與樹之間拉根繩,徵婚的卡片掛成排,織成感情與金錢的一張大網。

一位穿着寒酸的大叔穿梭其間,不時掏出老人機撥打,給姐姐尋覓着老伴,言語間頗為焦急,頗有幾分甩累贅的感覺。

“我説,你現在找到老伴了沒有?”電話那頭徵婚的老頭上了年紀,耳朵不太好使,這邊大聲喊道。

“我姐是1956年的,跟你同歲。我看了你徵婚的資料,退休金四千,還可以……”

“我們對你啥要求也沒有,我姐户口可以遷過去。”

“你那邊咋樣?管吃管住?……啊?你要找1965年以後的?”大叔掛斷電話,嘴裏嘟囔着,“淨想找年輕的,還這麼多廢話幹啥。”

管吃管住,沒聽錯吧?明明是徵老伴,聽着卻像找保姆;明明是談感情,聽着卻像談生意。徵婚的很多老人,想要老伴一起生活,又不想老伴分走錢財。

實力

漁網襪、高跟鞋、蕾絲手套……相親角里,剛滿69週歲的張姨,蓬鬆的燙髮,青綠的套裙,精緻的妝容,渾身都散發着光彩,走到哪兒都是焦點,唰唰唰……就把大爺們的目光勾走了。

“六十九?嘖嘖,一點也不像啊,看着頂多也就五十出頭。”

“大妹子,看着挺面熟,好像去年(2019年,下同)咱倆就在這兒見過,還沒找到中意的?”

“去年?淨瞎扯,去年我還在國外呢。”張姨顯然聽膩了這套搭訕説辭,扭身躲進了樹蔭裏。

“找對象,不就得聊聊嘛,你看我咋樣?”老漢斜挎着腰包,臉上掛着訕笑,又蹭了過去。

“咱這把年紀,一見鍾情不敢説了,但起碼的感覺還是要有的……咱倆不合適。”張姨把臉甩向一邊,結束了尬聊。

在國外生活了9年,落葉歸根回到青島,張姨年輕時是無數男人的紅玫瑰,直到現在心裏住着“小公主”,普通老頭怎能入得了芳心。不過話又説回來,張姨的未來又在哪裏停靠?

勸阻

藤蔓遮蔽下的陰涼裏,一條長凳,坐着五人:一個徵婚的大爺,三個閒逛的大姨,還“潛伏”着一個記者。

大爺胸前鋪着張徵婚廣告:本人,1956年生,喪偶,國企退休,有一女兒已婚,覓一真誠善良女性,安度晚年,電話:137532×××××。三個大姨目測70多歲,各拎着一個裝着吃喝的尼龍手提袋。

“大兄弟,媳婦走了(去世)?家裏還有啥人?”大爺的徵婚廣告,引起了大姨們的注意。

“嗯。有個閨女已經嫁人,家裏還有老母親。”

“你再找個老太太,閨女能願意?將來還能伺候你?”

“跟俺仨似的,白天出來逛逛,晚上看看電視,不挺好?”

“哎,別找了!咋找也比不上原老伴,碰上騙子拐你些錢財,沒兩年還得離……”

仨大姨你一言我一語,講道理擺事實舉例子,苦口婆心勸大爺“消停消停”,別再折騰。

教訓

相親角旁邊,公園僻靜處,有位看上去70多歲的大爺正激動地打着電話,邊説邊跺腳。

“説出來不怕丟人,她啥活也不幹,洗腳水都得我端到跟前,想吃啥我就得買啥……”

“家裏少了(丟了)東西,她賴家政鐘點工手腳不乾淨,可是都鎖着,人家能夠得着?”

“俺兒特意裝了監控,可監控也有照不到的地方,她背後還不是想幹啥幹啥。”

“啥也別説了,就當老哥花錢買了個教訓。今天俺兒回來,處理這事兒,不能再拖了……”

從他絮絮叨叨的言語中,記者聽出了個大概。半年前這位大爺找了個女伴,交往不久就住到了一塊。女的很快現了原形,啥也不幹,好吃懶做,還偷拿家裏東西。請神容易送神難,人家賴着不走了,説老頭“在俺身上佔了不少便宜,這個咋算”。

誑語

相親角里,絕大多數人為愛而來,亦有渾水摸魚之輩。

“有沒有四五十歲,還沒結過婚的老嫚兒?給她個孩子,還送套房子。”人羣之中,一名60歲左右的男子吆吆喝喝,大金鍊子小手錶的裝扮和出格的言行,引得人們指指點點。

該男子自稱身家上億,“光美國就好幾套房子”,兩任老婆沒養育出一個兒子。兩年前花了幾十萬,從南方找了個代孕,終於生下個男孩。

“代孕生的孩子就是聰明,馬上就會認人了,我得趕緊給孩子找個‘媽’。”

“沒聽説過代孕?報道里國外一次生七八個的,都是代孕……”

“照你這麼説,這些孩子不一定是一個爹?”幾個大姨或許是故意起鬨。

“哎呀,説這個你們老太太也不懂,算了算了……”

這名男子給人滿嘴跑火車之感,旁邊幾個大爺小聲嘀咕:吹吹吹,真能吹!

追求

栽下梧桐樹,引得鳳凰來。房子,是相親角討論最多的話題。

穿着風衣,戴着墨鏡,年近70歲的金大爺顯得很儒雅,舉手投足頗有幾分海歸範兒。“房子咱有好幾套。”他對自己的經濟實力頗有幾分自得。至於到底幾套,他説保密。這兩年,追求他的女士不少,彼此來電,甚至談婚論嫁的也有,但是都沒能走到最後。

“來了就問你有沒有房子,幾套,這不是向錢看是什麼?赤裸裸的,沒啥意思。”金大爺擔心對方看上的是自己的財,而不是自己的人。他追求的是精神上的合拍。

“捨不得房子,套不住老伴。”和他一起來的老夥計“批評”道,“淨想把房子全留給兒子,哪個敢找你?”

“你摟着房子不鬆手,你活着的時候還好,你不在了,人家睡大街去?”

把物質看得過重,對方的心就涼了。談情説愛,終究要在物質的篩子下過過,過去了是同路人,過不去就是陌路人。

目的

相親角有不少常客,他們基本次次不落,週六、週日趕場連軸轉,無論颳風下雪,日子久了,彼此也有了幾分知根知底。

寒風瑟瑟中,幾個尋找老伴的大爺抱着胳膊跺着腳,圍站在一起插科打諢。

“不找(老伴)?不找,晚上連個給暖被窩的也沒有,唉!”

“就怕你以為你找了只‘抱窩’的老母雞,背不住人家是隻老鷹,到時候拍拍翅膀就飛了。”

“你想得怪美好,到時候,還不知道誰給誰暖被窩呢?”

“老王,你又不正經了……”幾句話把周圍人逗得一陣鬨笑。鬨笑背後,卻也道出了老年人徵婚的無奈,除了兒女反對,同樣擔心兩個人難以真心換真心。

有人搖着頭走開,潛台詞是:人心隔肚皮,有些來這兒相親的人,目的“不純”了。很多老人,懷揣希望尋找真愛,卻敗給了殘酷的現實,雖已不抱什麼希望,但也不肯輕易放棄。

相親角,已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。

歸宿

黃昏戀,到底圖個啥?年輕人表示看不懂,同齡人也未必理解。

記得某日記者從相親角出來,到匯泉廣場站坐車,4位運動裝打扮的大姨正邊等車邊聊天。“哎……知道不?張姐正在這兒搞對象呢。”其中一個大姨邊説,邊朝相親角方向努了努嘴。

“我説每到週末,張姐不和咱們一塊兒玩了呢,原來是要辦正經事兒。”

“咱這個歲數,又不圖啥事兒,找個老頭子幹啥?”幾人相視大笑,絲毫沒有顧忌。

這兩年,記者見過很多老人,從早到晚泡在外面,廣場舞、交誼舞……一場接着一場,有啥熱鬧都湊上去,就怕靜下來,就不願回家。為啥不回家?對於這個問題,有個大爺反問道:“為啥要回家?”記者心中咯噔一下。房子裏點起一盞燈,有個人正在等你,才叫做家啊,心若沒有歸處,在哪不是孤獨?

在記者為期將近兩年的調查中,年齡最大的徵婚者是這位83歲的大爺。

■一點無奈

不對等的年齡差

對375名老年徵婚者的調查顯示,單身男士在選擇伴侶時,希望對方比自己年輕8歲以上的有25人,佔全部徵婚男士的20%;年輕4至7歲的有88人,佔70%;年輕3歲以下的有23人,佔18%。其中,可以接受對方比自己大的僅有8人,而且他們僅僅表示可以接受“姐弟戀”,如果對方比自己年輕當然更好。有位80歲的大爺表示,可以接受比自己小15歲的,是年齡方面要求“尺度”最大的。

而單身女士在選擇伴侶時,希望對方比自己大8歲以上的有55人,佔全部徵婚女士的22%;大4至7歲的有123人,佔49%;大3歲以內的有47人,佔19%。其中,20名女士表示可以接受“姐弟戀”,對方最小可以比自己小11歲,這是一位61歲女士,即她可接受50歲的“弟弟”。她們可以接受的對方最大年齡是大18歲,一位62歲的女士可以接受對方80歲。

統計發現,老年徵婚男士希望找年輕的女士,女士則“希望”找年長的男士。男士徵婚——無論年齡大小——找年輕些的伴侶,都很好理解,畢竟女士年輕意味着漂亮、身材等。年輕女士徵婚找稍微年長點的男士,看重的是成熟男士心智穩健、事業有成、物質積累等。這些都是刻在人類基因裏的天性,目的在於為下一代創造好的基因或物質保障。

為啥老年女士在徵婚時,也要找年長些的男士呢?刨去繁衍後代的因素,再加上女性普遍較男性長壽的因素,這個問題看上去有點擰巴。目前青島男性人均預期壽命為78.46歲,女性為84.05歲,相差將近6歲。假如一位老年女士成功再婚,她的再婚老伴又先行去世,那麼她的人生最後一程,又將何解?

男性雖然預期壽命較女性要短,但是女性較男性衰老得更快,行至暮年的女性在生活質量、身材、樣貌等方面下降很快。這或許是老年女性要找年長一些男士的理由,也是一種無奈。

■一種現象

相伴容易領證難

有沒有房子?是離婚還是喪偶?收入多少?有沒有退休費?是不是本地人?你覺得我怎麼樣?你看我們倆能行不……這些在年輕人看來頗顯尷尬的問題,對於到相親角徵婚的老人們卻都不是問題,只有一個才是問題,那就是能不能領證。

《中國老年報》的調查顯示,我國九成以上中老年人會選擇同居和試婚,而不領證。現實中,子女在情感上的排斥以及對財產分割的焦慮,是老年人再婚的阻力。不少老人在找到合適的伴侶後,常常是“伴而不婚”。在記者的本次調查中,以老年人徵婚作為重點,領不領證不在調查範圍內,所以沒有這方面的數據支撐。但是,時時處處,仍能感受到老年人領證難。

有位75歲的老爺子在手寫的“個人徵婚”啓事中這樣寫道:“本人退休金每月3400元,有套二房,體健無不良嗜好。想找一個60至70歲,有醫保,退休金多少不限,願意與我共度晚年的女士為伴。管吃管住,一年四季給買衣服,家務活您幹多少都無所謂,因為什麼活我都會幹,只想讓您高高興興過好每一天。”

這份徵婚啓事言辭懇切,但其中一句“管吃管住,一年四季給買衣服”,不禁讓人瞠目,試想誰找對象不管吃管住買衣服?由內往外透露着伴而不婚的意味,更像在“招工”。

老杜今年66歲,自從妻子病逝後,他就一個人生活。要不要再找個伴兒?他猶豫過好久,“過了六十五歲就奔七十歲,不能再拖了”。去年,他經人介紹認識了小兩歲的王女士,兩人興趣相投,見了幾次面便開始共同生活,但始終是“地下戀情”。雙方子女不是在外地就是在國外,也許早已察覺,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老杜表示,結婚的事兒不敢想,目前的生活狀態已屬不易,更別提結婚了。

75歲大爺徵婚,承諾對方管吃管住,一年四季給買衣服。

■一個建議

老年再婚,“三”思後行

老來再婚,在財產分割、子女繼承等問題上,極易產生糾紛。專家建議,對於想再婚的老人,可以試着遵循:婚前財產所有權不變、婚前財產繼承權不變、親子關係不變等“三不變”原則,再婚老人仍由各自子女贍養。解決好這些問題,再婚老人的婚姻生活會更輕鬆、更和諧。

當然,每個家庭都不盡相同,處理和子女的關係也沒有一個量化參考的公式。黃昏戀的雙方應該多和子女溝通,雙方互相扶持,才能在婚姻的路上走得更遠。子女也應該有分析判斷的能力,多包容、多理解。而且老人家態度也要開放,要開誠佈公地跟子女説。如果隱瞞,則很容易讓子女產生誤解,覺得老人家是讓別人“忽悠”了,再加上後期牽扯到的經濟問題,矛盾就產生了。

現實生活中,老人再婚必須想清楚3個問題:

——雙方能否進行婚前財產公證。萬一婚後發現不合適,至少不會再因為財產問題鬧得心力交瘁。

——雙方子女財產繼承問題。最好婚前寫好遺囑做好分配,以防萬一老伴中的一個離世,子女之間爭奪財產。同時,分配好財產繼承,可以爭取子女對黃昏戀的支持。

——雙方的照顧贍養問題。彼此能夠互相照顧還好説,但總有需要子女贍養的那一天,所以最好提前給子女寫好協議,明確一下探視贍養等問題。

其實,格式化的再婚協議並不難找,只是紙上寫得明明白白的婚姻,還是不是老人們真正想要的婚姻呢?

無論如何,黃昏戀都是一個極複雜的社會性問題,原因複雜,表徵更復雜,絕非一個建議或者一紙協議所能解決。無論你對老年黃昏戀支不支持、贊不贊成,在老齡化加速的大背景下,老年人戀愛、交友、相親、再婚行為正在“加速”地發生、不可阻擋,社會理應更包容,子女應當更理解,給老人一個圓滿的人生。

點擊照片閲讀

夕陽戀曲

返回半島網首頁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