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聞週刊丨夕陽戀曲

2021-02-22 06:02 大眾報業·半島網閲讀 (141280) 掃描到手機

半島全媒體記者 李百明

剛剛過去的這個春節,不少老人是在孤獨中度過的。老年空巢,一個人,在操勞大半輩子,為家庭、社會傾盡所能之後,在這段獨屬自己的人生後半程裏,他們還在渴望着什麼?希望以怎樣的方式度過餘生?尤其是那些落了單的老人,他們是選擇勇敢追愛,還是孤獨終老?

他們就在我們身邊,但真實的狀態和需求,又有多少人用心關注過?換句話説,又有多少兒女能真正走進父母的內心?

19世紀英國作家王爾德説:“老年的悲劇不在於已經衰老,而在於依舊年輕。”老年人心理的複雜性,話題的私密性,遠非一篇長文所能參悟,但有一點是肯定的:那些七八十歲的老年人,遠比我們想象中更熾熱地活着,值得祝福。

當年輕人表示不再愛了時,老年人卻正在為愛痴狂。記者在青島相親角歷時近兩年跟蹤調查,收集到375份老年徵婚資料,期望通過數據與眾多悲欣交集的故事,勾勒出一幅黃昏戀全景圖。

偏見

尷尬的“臨老入花叢”

2019年夏天的某天,記者採訪途中乘公交車由南到北穿越青島老城,期間除了記者本人,車上乘客全都是老人,密閉的車廂裏彌散着某種氣息,給人一種無法言説的孤寂。

這是記者頭一次,對我們的社會正在滑入“老齡”,有了切身的體會。

生命終究會走向凋零,這是逃無可逃的現實。既然我們都有老去的那一天,不如從現在就開始學着理解、面對。從2019年夏至2021年春,記者去了海泊河公園和匯泉廣場相親角四五十次,收集了375張老年徵婚卡片,遇見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,儘管如此,此刻仍感到無從下筆,內心誠惶誠恐——我真得理解他們了嗎?

“老年人相親,有你想象不到的狂野。”“沒了年輕時的忌憚,揮霍着歲月積攢給自己自私的充足理由,去達到性需求……”這是記者隨機從網上摘抄的評論,説實話,近年來網上對老年人黃昏戀的“風評”並不友好。外地有位大姨被年輕男子騙財,不少評論卻嘲諷大姨“一把年紀了,還禍禍小夥子”,而忘了誰才是真正的受害者。

老年人正當的慾望、需求和權利,就這樣被貼上“為老不尊”的標籤,被忽視、被誤解、被中傷。佔據社會話語權的,總是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,被社會邊緣化的老年人,既無力對抗偏見,也沒有勇氣發聲。

很多落單的老人,怕人笑話“臨老入花叢”,更怕子女阻撓,只能拼命壓抑着對於愛情的渴望,或偷偷摸摸進行,旁人很難一窺全貌。但是,這並不意味着,他們爭取愛和欲的自由就微不足道,就該被社會裝作沒看見。

數據顯示,截至2019年末,全國60歲及以上人口有25388萬人,佔總人口18.1%。這一年齡段的老年人,無配偶的達35%,有再婚意願的達37.6%。粗略計算一下,25388萬人×35%×37.6%=3341萬人。

這麼龐大的一個羣體性需求,是無法被忽略和壓抑的,畢竟生而為人的本質,就是對愛的渴望與追求。這一點,無關老幼。所以,記者用文字展現的這些美好的和不那麼美好的,都是火辣辣的人生。

剛需

老漢比青年更願意徵婚?

“老伴?想找是想找,也就想想罷了。”今年69歲的章老師自稱來相親角是“隨便轉轉”,8年前老伴因病去世後,他就開始了獨守空房,最初幾年的悲痛,這幾年漸漸變成了孤獨。“沒敢跟孩子提這事兒,估計同意不了,而且街坊鄰居、以前的同事學生怎麼看我?”

老年疏世事,幽性樂天和。何為老年?按照《老年人權益保障法》第二條之規定,老年人的年齡起點是60週歲。但作為一項社會調查,記者將起點年齡稍作調整,定在了女55歲、男60歲。此時,大部分人已經退休,沒了工作的羈絆,少了兒女的負擔,終於可以用盡全力,演繹餘生的最後一出大戲。

在為期近兩年的調查中,調查的第一階段,記者採集了1683名徵婚者的數據。其中,55歲及以上年齡段女士和60歲及以上年齡段男士共197人,約佔全部徵婚人數的12%,這個數字與老年人口占總人口18.1%,比例比較接近。調查的第二階段,記者專門對島城黃昏戀羣體進行了調查和數據採集,前前後後共收集到老年徵婚資料375人/份。

從男女比例來看,這375人中,女士249人,佔比66%;男士126人,佔比34%。如果去除55歲至59歲的79名女士,在總計296名60歲及以上年齡段的老年徵婚者中,女士有170人,佔比57%;男士有126人,佔比43%。

與島城青年徵婚男女比例(女707人,佔比59%;男484人,佔比41%)進行對比發現,老年男士徵婚比例有了2%的小幅上升。這説明進入老年階段,整體上女士徵婚比男士要積極,老年男士比年輕男士要積極,這裏面或許摻雜着身心陪伴、物質需求、生活照顧等多種因素的考量。

如果考慮到社會對黃昏戀的偏見、老年人自身的遮掩,島城徵婚的老年人比例已經很高了。這一方面是由於對老來伴兒的渴望和需求,另一方面,或許是因為島城開放包容的城市性格,老年人比較開明勇敢。

年齡

83歲大爺也來徵婚

“年齡,對我們來説就是個數字,沒啥意義。”375名老年徵婚者中,年齡最大的男士83歲,年齡最大的女士75歲。

中國有句老話:七十三,八十四,閻王不叫自己去。舊時指73歲、84歲是人生的兩道坎兒。現在隨着生活條件改善、醫療水平提升,84歲已算稀鬆平常。根據青島市新聞辦2021年1月6日發佈的數據,青島人均期望壽命已達81.43歲。

但是83歲徵婚,對於很多人來説仍屬於稀罕事物:“這哪兒是徵老伴兒,是徵保姆吧?”以記者不惑的年紀,對此也感到困惑,答案或許就藏在老伴和保姆的細微差別裏面。

分年齡段來看,“60後”(60歲~69歲)的女士徵婚者數量,要遠遠多於男士。除了64歲男士多於女士、65歲男女比例旗鼓相當外,其他“60後”各年齡層女士徵婚者數量都“碾壓”同齡男士。

這似乎説明,64歲至65歲對於獨身男性老人來説,是一道坎兒,能不能找個伴兒、要不要找個伴兒,就靠這臨門一腳了。往前一步,是幸福;往後一步,是孤獨。一旦過這個年齡坎兒,很多人可能就不“折騰”了。

從69歲到70歲,老年女性徵婚者數量出現斷崖式下跌,一歲之差就是天壤之別。過了70歲,女性對老伴兒的需求迅速降温;過了75歲,女性對找老伴這件事兒,基本就死心了。數據上表現為,75歲後的女性徵婚者數量為0。

“70後”(70歲~79歲)、“80後”(80歲~83歲)的徵婚者中,女性一共只有15位,而男性則多達59位,男性在人數上實現“翻身”。反觀60歲~69歲年齡段,女性共227位,而男性只有66位。男女徵婚人數上的顛倒,並不是因為“60後”徵婚男性人數少,而是同齡徵婚女性人數太多。

70歲之後,徵婚人數大體隨年齡呈下降趨勢,但非常緩和,在74歲至75歲有一個小波峯。總而言之,“60後”徵婚,女士唱主角;“70後”“80後”徵婚,男士唱主角。年齡為5的整數倍時,例如65歲、70歲、75歲,對於徵婚者有非常大的心理暗示作用。

收入

上了年紀咱也不“掉價”

基礎不牢,地動山搖。不考慮物質基礎的婚姻是不現實的,雖説有錢不一定幸福,但是人到晚年顯脆弱,經不起風雨飄搖,只要不是過分虛榮、不是婚騙,爭取適當的物質,給晚年生活個保障,無可厚非。

對經濟方面的考量,單身老人跟年輕人一樣不含糊,絕不會因為上了年紀,就自降身價。在375名老年徵婚者中,多達367人“公示”了自己的收入。説明這一指標舉足輕重,無論對徵婚者還是應徵者,談錢都是談感情的前提,只有在這點上彼此滿意,才能更進一步。

這367人的平均月收入是3578.13元,最高的10000元,是名57歲的個體女老闆;最低的顯示僅有百元,是位66歲的外地大姨自己填寫的。分性別來看,242名女士平均月收入3108.98元,125名男士平均月收入4486.40元,顯然,退休後的大爺還是比大姨更能“掙錢”。按年齡段對比收入情況,可以發現從60歲至83歲,收入起伏不大,畢竟老人都是以退休金作為主要收入來源。

退休後和退休前收入對比,此前島城1318名“公佈”收入的年輕徵婚者,平均月入7424.47元,是老年徵婚者平均月收入的兩倍多。老年人“造富能力”的下降,勢必造成話語權的下降,再婚就容易受兒女干涉。

除了部分標註“收入不限”“相當”“穩定”或者壓根兒沒有填寫收入的之外,375名老年徵婚者中只有一名外地大爺明確表示“沒有收入也可以談”,287人對未來老伴兒的收入提出了明確的數字要求,最高6000元、最低1000元,平均3390.59元。

其中,217名老年徵婚女士要求老伴兒平均月入3773.73元,稍高於自己的平均水平。要求對方月入6000元的僅有5人,佔2%;要求對方月入5000元的有28人,佔13%;要求對方月入4000元的88人,佔41%;要求對方月入3000元的人數最多,有96人,佔四成多。

70名老年徵婚男性要求老伴兒平均月入2202.86元,即達到自己收入的一半即可。其中,有54人要求對方月收入2000元,佔近八成;要求月收入3000元的有14人,要求月收入1000元的僅有兩人。

2020年6月13日的海泊河公園相親角。

房子

沒房的大爺想找個“房”

房子是歸途,亦是歸宿,對老年人來説,意味着穩定、安心——老有所依,遮風擋雨。在記者調查的375名老年徵婚者中,304人明確表示有房,佔比81%;69人未註明住房情況,只有兩人表示在青島沒有房子,但打算定居。

通過對比不難發現,老年徵婚者擁有房產的比例高出青年15%。到了這把年紀,如果是老青島人,基本是有房子的;如果是外地來青定居,也多是通過打拼積蓄購了房。

分性別來看,249名老年徵婚女士中,185人明確有房子,佔比74%;126名老年徵婚男士中,119人明確有房子,佔比94%。男士有房率高出女性20%,幾乎人人有房。這可以從兩方面理解:一是社會上老年男性有房率本身就很高;二是有房是老年男性徵婚的硬槓槓,沒有房子的或許被擋在了徵婚市場之外。

未來老伴必須要有房嗎?375名被調查者中,101人沒有明確要求,或可理解為最好有房,沒有也能接受。但是話雖如此,沒房子肯定缺乏競爭力。

無論男女都希望另一半儘量有住房,而且最好是獨居,不希望同對方兒女攪和在一起。249名老年徵婚女士中,238人明確要求對方必須有房,而126名老年徵婚男士中,僅有36人明確要求對方必須有房。

相比較而言,女士較男士更看重對方有沒有房子。“沒房,免談!這個年紀,沒房誰敢找?!”“如果對方沒有住房,住進我家,親朋鄰居還不笑話死我?”……這是徵婚女士的普遍看法。

375人中,只有7名有房女士,可以接受對方沒房,但有房當然更好;63名無房女士中,僅有4人可以接受對方也沒有房子,即年輕人説的“裸婚”;375人中僅有的7名無房男士,全部要求對方必須有房。

學歷

上了年紀也要看學歷

書到用時方恨少,老來徵婚用得着。

在很多人看來,人到黃昏,閲歷足以填平學歷的“鴻溝”,人生坎坷起伏,起點上的差距不算個啥,但事實並非如此。

在記者統計的島城375名老年徵婚者中,351人標註了學歷,其中碩士學歷2人,本科學歷3人,大專學歷41人,高中學歷91人,中專學歷42人,初中學歷154人,小學文化18人。

為啥説老年人徵婚,學歷仍然至關重要呢?記者此次調查的375名老年徵婚者中,從不同學歷對應的收入情況來看,即使到了退休年齡,收入仍與學歷高度相關,學歷越高收入越高,生活越有保障。

特殊之處在於,中專學歷徵婚者收入遠高於初、高中學歷的。這是緣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中專生含金量相當高,拿網友不太恰當的比喻來説,那時的中專約介於現在的“985”和“211”大學之間。考上中專意味着“農轉非”、畢業就端上鐵飯碗,所以,現在的大學生沒有任何理由看不起中專學歷的父輩。

對於未來老伴的學歷要求,普遍的規律是,學歷越高的越重視學歷,一是他們有資格提這樣的要求,二是他們認為學歷意味着生活品質以及共同語言。徵婚者一般可以接受比自己低一檔的學歷,比如自己本科,對方至少是大專。舉例來説,41名大專學歷的老年徵婚者中,18人對老伴學歷有要求,其中兩人要求大專,13人要求高中,3人要求中專。

此外,老年徵婚市場有很強的地域性特點,基本以本地人為主。外地老人在青徵婚,普遍是子女在青工作,隨同前來定居。375名老年徵婚者中,除兩人未標註户籍外,329人為本市人,佔比近九成,其餘44名外地人中女性32人,男性佔12人。

點擊照片閲讀

夕陽裏的12個瞬間

返回半島網首頁>>